一个写晓薛的人

只喜欢薛洋。其次金光瑶和江澄。他们三人都很强,不需要向任何人妥协,不需要依附任何人!!

不喜欢墨香!不喜欢忘羡!

别关注,尤其是墨香粉、墨香粉、墨香粉和忘羡粉。

超级坑比,所有文全部拉郎,主写晓薛,副写澄瑶。

随手写文,不是大大/太太,不是你圈人,别把我当自己人。

对魔道其他人事物都不感兴趣。

本人同人作品中的角色行为不代表原作角色好坏,不要因为我的同人去诋毁角色

注意: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对待恶毒傻逼之外的人,我的脾气非常好。

说一件严肃的事——抄袭

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但还算克制。一般情况下我不会想着生事,但这一次,我是来搞事情的。

我一般只在乐乎吃粮、产粮,几乎不碰微博和贴吧。大概三五天前,心血来潮,上了一次贴吧,发现了一个很奇葩的帖子。那个帖子是“薛洋吧”某小吧主发的,内容是一篇晓薛文,发在了“薛洋”和“晓薛”两个吧里。

但是这篇晓薛文并不是原创,而是一篇抄袭文!抄到什么程度了呢,相当于把困倚危楼大大的《折枝》复制粘贴然后稍微做了设定上的修改(把武侠中的内力改为灵力、丹田改为金丹、主角折桃木枝改为薛洋问晓星尘要白绫……这种程度的修改。)。

事情经过我不想多说,贴吧发帖老是被吞图,所以挂在微博了。

现在帖子已经被她删掉了,但她没有承认抄袭,也没有道歉的意思。

很心累,一个小吧主居然做这样的事,不想说太多了,具体情况发在下面链接里,自己去看吧。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这样作践自己。

我只在这里有那么一点点存在感,所以在这里发了一遍这个内容,打扰大家,在此致歉。

具体情况,最新三条动态。【10月20日02时07分修改:已和贴吧其他吧务商量出合理处理方法,为了控制此事对薛洋的不良影响,微博已设为自己可见。】

大家不用听我一面之词,看完具体情况再发表言论吧。

(看完确认我没有信口雌黄之后请点一个推荐,或者转发。)

————————

暂停转发,已经和贴吧其他吧务商量出处理办法了。

我要相信生命的坚强,我供着水和吃的,捎带打扫一下笼子,至于洋哥能活多久,看造化吧。

今天刚买的,我决定给他起名叫洋哥。

因为洋哥,我室友深深地伤害了我。

我说:“他怎么拱来拱去的?”

我室友回:“你就让它动动呗,它多可怜啊,让你给养了,还要担惊受怕的。”

……

【晓薛/澄瑶/ABO/虐】《灰烬求生》05

也许是莲花坞冷清太久了,那天金凌带着金光瑶来求救的时候,江澄竟想都没想地接纳了他们。

那天金凌冷静得可怕,背着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人,像风一样窜进了江澄的房间。

他放下那个人,当即就给江澄跪下了,请求江澄原谅他的大逆不道。

江澄猜出七七八八,知道是他带来的这个人有问题。江澄揭开了罩在那人脸上的兜帽,看到了一张干枯的人脸。

即便是这副模样,江澄依然认出了那人的身份——金凌的小叔,金光瑶。

看到江澄瞪起的双眼,金凌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服软,只是解释道:“金家人多眼杂,认识小叔的人又多,我不能把小叔留在金家。”

这一番话根本就不能说服江澄,他依旧没有消气,沉声喝问:“那你把死人送来这里又要做什么?金家不能留,坟地还不能留吗?你知不知这事让别人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

“舅舅,你放心,我确定没人知道此事,”金凌又道,“况且……况且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什么?”江澄眉毛一挑,“那这人是自己跑你面前去的?”

“差不多吧,”金凌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是薛洋送来的,他说他能救活我小叔,算是便宜我了……”

“薛洋?!”

江澄觉得自己的头都有点发涨,好半天都没想清楚自己到底该怎样发火才能让金凌充分明白自己此时的怒气。

“舅舅,你别生气,现在人已经被薛洋挖出来了,如果送回去反而更引人怀疑。再说了,小叔的罪行早就被揭穿了,现在他一无所有,想必也掀不起什么波澜。他对我很好,如今我有机会救回他,又怎能弃他不顾?”

看着金凌那真挚的眼神,江澄最终还是没能发出火来,无奈叹了口气,打开了设在自己房内的密室。

“带他进来吧。”

麻烦送到眼面前,想拒绝已经太晚了。江澄甚至没有余地去思考薛洋此人究竟可不可靠就把金光瑶先收留了。

更让他头疼的是,金凌在这之后还说薛洋也会来,而且薛洋来之前还得先得罪一下宋子琛……

江澄觉得自己上辈子应该是作孽了,不然这辈子没有理由如此多灾多难。他还觉得他得找人来看看莲花坞的风水,看是不是冲撞到哪路神仙了,否则以后的莲花坞可能还会一直多灾多难下去。

“如果那个薛洋给我惹来麻烦,我就削掉你一层皮。”江澄威胁道。

金凌知道他这是说着吓唬人的,但还是跟着打了个惊颤,他确实信不过薛洋,如果薛洋真的给莲花坞惹来什么麻烦,他以死谢罪都可能不够。

“舅舅你这么强,没有理由治不住一个薛洋啊,对不对?再说了,金家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的……”

听到金凌这番感人肺腑的恭维和支持,江澄的脸不禁更黑了,“所以你个小兔崽子也不知道薛洋究竟可不可信,是吗?”

“我……”

——————————————

过渡章

没写过江澄,乍一写还真有点方,就怕ooc惹怒澄粉。

我打算让江澄一路强硬而强大下去,澄粉没有意见吧?

你们催更的姿势都好牛逼啊。

开口就是:“这个❌❌还有吗?/还有吗?/还有后续吗?/什么时候有后续啊?”

如此轻松的语气,搞得我好像是市场卖菜的……

咋?你们当我的文是批发来的呀?张口要就有啊?

是我更得太快、太有求必应了是不是?你们在别人那里催更也这样吗?

我压力很大啊。

【点梗2:失智洋续】:如果薛洋失去了唯一拥有的东西——智商05

01

魏无羡死马当活马医的做法有了成效,薛洋原本濒临消散的魂魄逐渐稳固,身体也有了一些好转。

薛洋恢复了些许精神,有些躺不住了,总想着要下床,晓星尘每次进屋都能看到他坐在床上,打算掀被子。

虽然薛洋一度十分消沉,但心智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晓星尘这些日子对他好了些,他就有些得意忘形。哪怕晓星尘说过很多次,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可以下床,薛洋却依然蠢蠢欲动。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晓星尘大概也有些得意忘形,看薛洋身体好了就不再害怕跟他说重话了,进门见到薛洋一只腿垂在床下就训了他一句。

“赶紧,躺好!”晓星尘走了过去,把薛洋重新按回了床上,“受了风会着凉,到时候又要吃药了,知道吗?”

被训了薛洋也没有哭,笑眯眯地躺了下去,晓星尘给他盖被子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晓星尘的手。

“干什么?”晓星尘仿佛还在生气,语气有些不好。

薛洋摸着他的手,面向他的方向,问他:“晓星尘,你长什么样啊?我好想看看你的脸。”

02

晓星尘愣住了,心中直道:“你是知道的!”

“晓星尘,你这人很奇怪。”薛洋仍旧握着他的手,继续说道,“我都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刚见到你的时候,你好凶,我好怕你。但是你现在又对我很好,照顾我,还给我做好吃的饭。我听那个叫魏无羡的人说,你还为我去做危险的事情。”

“晓星尘。”薛洋又坐了起来,一把将晓星尘搂住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啊?我好害怕。”

晓星尘很意外,“害怕?”

“嗯,”薛洋点头,“我不想让你有危险。”

这样直白的话让晓星尘忍不住笑了起来,“为什么?不怕我了?”

“怕。”薛洋老实交代道,“但我还是不想让你有危险。”

晓星尘又问:“为什么呢?你这么怕我,我不见了不好吗?”

“不好!”薛洋连连摇头,“我没有你那么厉害,你受伤了我不会熬药。我看不见,你不见了我也找不着。我求求你,不要受伤也不要走,好不好?”

晓星尘觉得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这般高兴了,忍不住摸了摸薛洋的头,笑问:“你这么傻?害怕我还担心我?”

薛洋抿了抿嘴,神情暗淡了下去。

“我是一个坏人,你对我凶,肯定是我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

说到这里,薛洋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将晓星尘抱得更紧了。

“对不起!晓星尘,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不会再做坏事了。你不要再讨厌我了。”

【晓薛/澄瑶/ABO/虐】《灰烬求生》04

薛洋已经不年轻了,这个认知在金光瑶醒来之后越发清醒。

为了生这个孩子,薛洋经历了一番生死,修养一个多月也没能恢复先前的生气。

金光瑶怕他在屋里闷坏了,便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带他出去遛弯。薛洋是不愿意的,除了躺着,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无奈现在的他根本拗不过金光瑶,只能任凭金光瑶摆布。

出门之后薛洋就躺在竹躺椅上不动了,此时已是夏末,天气虽然还很炎热,但竹椅却很凉。金光瑶让人找来薄被给垫在薛洋身下,薄被拿来之后薛洋却赖着不肯动。

他这些日子比孩子生下来之前还要懒,有时候站着都能睡着,大夫说他这是伤着了,得好好调养才能恢复。

看着仰面躺在竹椅上一动不动的薛洋,金光瑶顿时觉得头大。

“能不能劳您大驾,稍微站起来一会儿呢?”

薛洋却只是摆了摆手,合着眼睛、打着哈欠,道:“给我盖上就行了,不用非得垫在身底下。”

然而这话说完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飘”了起来,失重的感觉让薛洋有些头晕,慌忙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被一个人抱在怀里。

不顾怀里薛洋惊愕的眼神,晓星尘对那个拿着薄被的人道:“垫上吧。”

金光瑶客气一笑,“多谢晓道长了,晓道长来这里所为何事?”

“孩子出世快两个月了,我觉得不管怎样,他应该去看看孩子。”

晓星尘话中的“他”指的自然是薛洋,薛洋这段时间安分得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提看孩子的事,不光晓星尘觉得他奇怪,江家上下很多人都觉得他奇怪,哪有地坤对刚生的孩子不闻不问的?

“我不去。”薛洋眼睛一闭,翻了个身,背对着晓星尘又睡下了。

“孩子现在很健康,我决定明天就走了,你真的不去看他吗?”晓星尘问。

“说了不去!”薛洋仍旧不为所动,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身下的被子。

晓星尘没有坚持,看了他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你真的不想见见那个孩子?长得很好看,又小又软又听话,所有人见了都喜欢的。”

晓星尘走后,金光瑶脸上的假笑褪去了,看着薛洋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沉重。

薛洋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太阳地里晒着的两只猫,小猫粘在大猫身边,大猫不住地给它舔毛。薛洋不为所动,面上波澜不惊,平静道:“反正都是要走的,看什么?”

——————

别问为啥有猫,就当我需要,澄哥顺手给养的吧。

下一章直接跳到孩子长大,我要让金光瑶和江澄装逼了!会带金凌小可爱一起!

【点梗9:死后继续相杀】鬼差之死(楔子)

因为生前犯下太多杀孽,晓星尘死后来到了地狱。阎王念他是为恶人蒙蔽欺骗,便让他做了鬼差,专杀世间恶鬼。

再见到薛洋是晓星尘当鬼差的一百年后,那时候晓星尘升了官阶,阎王给他安排了一个手下,一个刚从最恶劣的地方回来的鬼差。

听说那个人只比自己晚来地狱八年,但斩杀的恶鬼却是自己的百十倍。有这样一个手下,晓星尘有些不安。在他见到手下之前,一直在思考怎么才能既不傲慢又不至于失了长官的身份。那个人来这里的年岁虽然少了那么几年,但能力应该不在自己之下。

晓星尘正式和那个人见面的那一天刻意打扮了一下,好让这次见面可以足够正式。

那个人给晓星尘的第一印象挺好的,来得非常准时,衣着虽没有多正式但也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晓星尘觉得他日后会是一个认真、靠得住的手下。

但那人有些痞气。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晓星尘迟了一刻,等晓星尘到了鬼差的办事大堂的时候,他正背对晓星尘站着,在端详晓星尘挂在墙上的一副夜色图。

他抱着双臂,站姿并不端正,依靠着桌子,半个屁股压在桌面上、半坐半站。

晓星尘忍不住轻笑,问道:“你就是新来的鬼差 ”

大概是本事足的原因,晓星尘的一句话没能吓住那个人,那人一面缓缓转身,一面不紧不慢地回答晓星尘的问题:“是啊。”

是清越的少年音,甜甜的,很好听。

当这个人转过身来的时候晓星尘却愣住了!这个人长着一张和薛洋一样的脸。

“大人,小的以后就给你当牛做马了,有什么差事都可以交给我。整个地狱,我杀恶鬼称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

少年冲他微微一笑,露出嘴角两颗小虎牙,既好看又可怕。

——————————

这是点梗,先把坑开了,以后慢慢填。

看到某些言论之后有必要事先说一下:

我写薛洋同人,为薛洋草人气,好意都是给薛洋这个二次元角色的,和其他人任何人都无关,没有人能替薛洋领我的好意。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

附:

所有文链接:【合集】那些年我在乐乎虐过的薛大爷

我的点梗为什么要写得那么认真?每次点开乐乎都要思考这个问题。

有没有写文牛逼的大大点梗啊?我想坐着不动就看到想看的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