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角色行为不代表原作角色好坏,不要因为我的同人去诋毁角色

注意: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有人想续写我的文……

我说过我文里的梗可以随便用,这句话是作数的。

但怎么说呢,虽然你可以用我的梗,但我的文毕竟还是我的文。所以你们续写的只能算同人的同人,不能算你们自己的同人。你们辛苦写的,也就不能完全算是你们自己的故事了。

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把我的梗用来写你们自己的故事,这样对你们比较好吧。当然,你们要写所谓的“接盘”我也不会阻拦。

但我的坑,我会填。

等我回来填的时候,很有可能会被人拿来对比,这样对续写、对我都可能有不好的影响。

总而言之,我可以接受你们用我的梗。但是在续写方面,我希望你们在动手之前能谨慎思考一番。

然后,还有一些不怎么好听的话我想直说。我的文都是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虽然这是同人,虽然里面的人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我写的时候是倾注了自己的心血了的。

用“接盘”这样的词来形容,其实让我有点不开心。总让我有一种抛弃自己心血、或者被抢了东西的感觉。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我只是暂累了,暂时不想写了而已。我没有抛弃我的文,我的东西始终都是我的东西。

嗯,我原本就是写动漫同人的,魔道不写就会发发先前写的动漫同人。

老实说吸魔道粉还挺让人害怕的,所以不吃我刚发的同人的小伙伴还是抓紧取关吧。

其实日漫同人也不会常发,因为最近不想写同人。

就这样,晚安。

【家教】觉悟01

狱寺隼人神色凝重地走出了办公室,现在是下午一点五十分,十分钟之后就有一场重要的守护者内部会议要召开,他必须及时前往。

此时此刻,沢田纲吉已经在秘密会议室恭候各位守护者了。他的手压着桌面上的一叠文件,神情同样十分严肃。

“十代目。”狱寺隼人进门的时候对沢田纲吉鞠了一躬。

“来了就把这些东西发到各位的座位上吧。”沢田纲吉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了狱寺隼人。

狱寺隼人恭敬地接过了资料,然后摆到了各个座位上。

这时,包括云守在内的其他的守护者也都出现了。各自打过招呼后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先看看放在各位面前的资料吧。”沢田纲吉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桌面。

平日的沢田纲吉绝对不会如此严肃,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次的事件十分严重。

“昨天夜里,彭格列地盘上的一间酒吧发生暴—动,”沢田纲吉面无表情地说,“虽然这场暴—动很快就被压下去了,但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翻看着手上那份有关暴—动的调查报告,各位守护者的眉头都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一共有7人在暴—动中死亡,19人受重伤,36人受轻伤,”沢田纲吉把伤亡报告从那叠资料中捡了出来。

“草食动物,”云雀恭弥打断了沢田纲吉的话,“虽然伤亡人数的确要比普通的打架斗殴多,但是为了这62个人就把所有守护者召集过来,是不是有点太兴师动众了?这点小事交给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就足够了吧?”

沢田纲吉仿佛早就料到了云雀恭弥会质疑自己的决定,立刻拿出了证据。

沢田纲吉放下投影幕,银幕上缓缓呈现出来自几件不同事件的照片信息。

“这是两个月前发生的银行抢劫案,”沢田纲吉说,“被抢劫的银行正是和我们有密切合作关系的银行。”

说着,沢田纲吉放出了另一张照片,“这是一个月前发生的拐带儿童事件,事件中被拐带的儿童都是彭格列出资设立的福利院里的孤儿。而且,这个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找到了,他是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利用了孩童对他的信任,在一次游玩活动中带走了福利院73个孩子。”

“还有这个,”沢田纲吉又放出了另一张照片,“这是三个星期前的重大车祸事故。在和彭格列签署同盟协议之后,卡里尔家族在回程路上遭遇车祸当场身/亡。不仅如此,彭格列的其他同盟家族在这半年来也受到了不少恶意袭击。”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针对彭格列?”云雀恭弥不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是的,”沢田纲吉回,“而且,我已经找到证据了。”

说着,沢田纲吉在先前展示的照片上做了几处标注:“银行/劫/匪的面罩、拐带儿童者身上佩戴的胸针、撞车的货车上都有一对银色的天使翅膀的图案。”

“酒吧里也有很多银色的天使装饰,”沢田纲吉又说,“酒吧员工的制服、铭牌上也都有银色的天使翅膀图案。”

守护者们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云雀恭弥也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那这里的这些图案究竟有什么特殊含义?”云雀恭弥问,“难道又是某个刚兴起的家族?”

“不,”沢田纲吉摇头,“我已经让技术部门的人调查过照片里的这些人了,这些人都是普通人。银行劫匪先放在一边不说,那个拐带孩童的人是一个在福利院工作了二十年的老员工,参与酒吧暴乱的人也都是些每日过着相同日子的普通人。如果他们是黑手党的人,那么他们身边的人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

六道骸看向沢田纲吉,“那难道是恐怖/组织?说不定这些人都被洗脑了。”

“说不通,”狱寺隼人反驳到,“恐怖/组织的话,应该更倾向于无差别攻击,不会专咬着彭格列不放。而且,这些人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有家有业,不至于去加入恐怖/组织。”

“唉~那会是什么呢?”六道骸倚着椅背,看向其他人。

“阿纲觉得会是什么人?”山本武把期望寄托在了沢田纲吉身上。

“暂时还没有思路,”沢田纲吉说,“不过有几点可以肯定,第一,不管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一定是有组织并且有领导的。第二,对方会给普通民众造成威胁,对付的时候要绝对小心。第三,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并且很可能已经得到了一部分群众的信服。”

《夏目友人帐之式神》01

引子

北海道的夏季总有海风吹过,这片日本最北的静谧小岛上藏着秘密吗?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没有。但是在夏目看来,这里绝对正在酝酿着什么惊天大秘密。

正文:

“真是的,为什么你要来这种地方旅游啊?”胖猫耷拉着耳朵,一面用肉垫拍着夏目的头、一面不停地抱怨:“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啊,也没有什么好吃的。把好不容易得来的旅游机会浪费在这种地方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可恶!”

“够了!老师!”夏目无奈地把趴在肩头的猫咪扯了下来抱在怀里,“有的来就不错了,不要总是抱怨啊。”

“哼!”胖猫一脸地愤怒,拼命地蹬着两只小短腿,“你个只长了普通脑袋的蠢货!品味差到极点了!为什么要来这种偏僻的小村子旅行啊!笨蛋!”

“那是因为名取先生邀请我来的啊。”夏目抓住了胖猫不安分的腿。

“哈?怎么可能?”胖猫显然不相信,“那个叫名取的小子的品味才不会这么低呢!”

“看来老师很看好名取先生啊。”夏目笑了笑。

“笨蛋!”猫咪大叫,用肉垫戳起了夏目的脸,“我只是为了说明你的品味差而已!”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夏目不禁黑了脸,“老师对我实在是太苛刻了。”

“我这是爱之深责之切!不要给我抱怨!”胖猫伸出了两只肉垫,左右开弓,戳得夏目脸颊发红。

就在一人一猫打得正欢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两人:“真是坏脾气的猫咪呢!”

“你说什么?”胖猫愤怒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夏目也循声望去,发现刚刚说话的人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大眼睛小妹妹。

“这种小孩子,我一口就可以吞掉啊!”胖猫乜斜着眼睛,仿佛已经把小妹妹当成了塞牙缝的鲜肉了。

胖猫的话在小妹妹听来不过是普通猫咪示威时常发出的声音。

“坏猫咪!”小妹妹用肉乎乎的手指指着胖猫说到,“不听话的猫咪,就是坏猫咪!”

“你说什么?你这人类的小孩!鲁莽的小鬼!”胖猫在夏目怀里拼命挣扎着,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但这在小妹妹的眼中,只不过是一猫在胡闹而已。

两个肉球球吵得十分起劲,夏目站在一旁竟然显得有些多余。

趁夏目不备,胖猫一脚踢开了夏目的手,扑向了那个小妹妹。

“遭了!”夏目心里暗叫不妙,担心胖猫真的会伤到小姑娘,但事实证明这份担心是多余的。

胖猫还没能碰到小姑娘就被一个小拳头当空拦下,然后扑通摔到了地上。

“哼!”小姑娘得意地抱起了肥猫,举到夏目面前,末了还不忘训一句:“让你还淘气!”

“那、那个,不好意思。其实,我只是在和他玩闹而已。”夏目接过猫,不好意思地对小妹妹笑了笑。

“胡闹!”小姑娘一只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哼!怪不得这只猫不听话,都是因为你性格太软弱了,没有教好他!”

“诶?”夏目被这架势惊到了,站在原地什么话都反驳不了。

“猫咪也好,小狗也好,都要好好教他们听话!不然他们会蔑视你身为主人的威严的!听到了吗?”小丫头瞪着大眼睛看着夏目。

“是、是!”夏目立刻回到。

可能是夏目受教的态度很良好的缘故,小姑娘对他的态度也好了起来,“你是住在夏花旅社的客人吧?”

“是,是的。你怎么知道?”夏目不记得自己在旅社里见过这个小姑娘。

“那间旅社是我家开的,你入住的时候我在楼上的回廊里看到你了。”小姑娘说。

“这样啊。”夏目对小姑娘笑了一下。

小姑娘脸颊微微泛红,“一起回去吧。”

“好啊。”夏目抱着头上肿了一个包的胖猫跟着小姑娘往旅社走去。

【静临】争夺永生之战(1)

夏秋交替的时候,台风席卷了日本,大阪下的雨尤其大。整整一个星期,大雨不曾间断,居民的出行次数也被大雨严重降低了。

但这雨对折原临也的影响却不大,该出门出门,不出门就待在公寓里。只不过每次出门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没一处干的地方罢了。

比较起来,东京就好很多了,大雨之下了半天就停了。天虽然是阴沉沉的,但是却下不了雨。

表面上,池袋最近比以往太平多了,走在街上没有以往那种压迫感和威胁感。但,无人关注的阴暗角落里,大概还是有阴谋正在酝酿着的吧。为什么会有这种推断呢?因为,池袋毕竟是池袋,如果池袋真的风平浪静了,那还能称得上是池袋吗?

“齐藤先生,开门。到还债的日期咯!”汤姆桑,敲着一户民居的房门,大声喊到,“齐藤先生,开门!”

听到接连不断的敲门声之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打开了门,一边说着:“好,好”一边将一个信封递到汤姆桑的手里。

说话的时候,那个男人有些结巴。看着汤姆桑和静雄的眼神也透着恐惧。

“诶!数目不够啊,你在逗我吗?”汤姆桑拍了一下墙壁,用恐吓的语气狠狠地说。

那男人被吓得跪倒在地:“对不起静雄先生,这个月我的老婆生病了,钱实在不够,真的很抱歉!”
静雄听到还不上钱,掐了烟头就要动手,汤姆桑却拦住了他。

“既然你有难处,也算是老实,剩下的就缓到下个月吧。”汤姆桑冲那人挥了挥手,那人瞬间觉得得救了,全身一下子放松下来,软塌塌地趴到了地上。

两人离开了那家,已经是正午了。前几天一直阴沉沉的天,今天竟然放了晴。天空一碧如洗,几丝洁白的云飘在天边,看的人很舒服。

“静雄啊,吃午饭吧。今天收债进行得很顺利呢。”天气很好,工作很顺利,汤姆桑的心情也很不错,十一点半就准备休息了。

“好的,汤姆桑。”静雄回答道。
“静雄啊,你最近怎么了?总感觉心不在焉的?有烦恼吗?”汤姆桑一边掀开寿司店的门帘,一边问。
两人找了座位坐下,静雄坐在桌前,一手托腮,一手拿烟。

“心不在焉?”静雄本人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几天的反常之处,听到汤姆桑说心不在焉的时候,满是疑惑。
这时候,店长已经把寿司摆到两人面前了,“请享用。”

“哦~,今天的寿司不错啊,分量很足啊。”汤姆桑看到满满一大盘的寿司时,惊喜地大呼。

店长笑了笑,“静雄先生最近好像心情不太好,多吃点好吃的有益于改善心情哦。”

“心情不好?”静雄心里又生起了几分疑惑。

汤姆桑一边吃着寿司,一边应和:“是啊,静雄最近真的很心不在焉呢,好像真的是心情不好。遇到什么事了?”

被两人同时说,平和岛静雄岛心里莫名地烦躁起来,抓了抓头发:“不知道啊,就觉得很无聊,很烦躁啊。”

“烦躁?身体不舒服吗?”汤姆桑停下了不停咀嚼的嘴。

平和岛静雄怎么可能会身体不舒服?不过是心里不知怎么的生起了一股很沉重的空虚感而已,就像手里一直握着的什么的东西,不小心丢掉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一样。

此时此刻,一个月前在对抗中完败,躲在大阪的折原临也正在自己的公寓里煮火锅。

大阪的雨还在下,冒雨出去买了食材,到家浑身都是湿的,一边拧着自己衣服上的雨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还不如不打伞。

“最近的确很冷清啊,帝人君,纪田君都和自己的女朋友去大阪玩了。街上生事的人,也少了很多呢。”塞门操着奇怪的口音说,“临也君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听到“临也”这个词,平和岛静雄的脾气一下子被引爆了,大声吼道:“那个跳蚤,死了才好吧。”

“静雄哦,你们整天打打闹闹不是好朋友吗?”塞门问“诅咒朋友不好哦~”

“谁跟那个混蛋是朋友啊。”和平岛静雄像是一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桌上的餐盘也不小心被掀翻了,米饭、肉片被摔得分离,弄得一片狼藉。

三人被这动静惊呆了,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但又都很快平复下来。

“不过临也君,可能真的死了呢,那时候受伤很严重呢。”塞门回过神来说。

“切,那个跳蚤,谁管他啊。”平和岛静雄不屑地说,“汤姆桑,该工作了。”

“静雄,还没吃午饭呢。而且,我们今天的事已经做完了。”汤姆桑回道。

这边说得正热闹,被说成“跳蚤”、“死了”的折原临也却喷嚏连连,“最近一直下雨,感冒了?”他自言自语地说。

补发【伏八】猴子突然不喜欢Misaki了(2)

part、3

三王合作打倒绿王之后,石板已经被毁了,各位王的异能也随之消失了。

但是,正如白银之王所说的那样,没有人能弄清楚石板的所有秘密。

石板被毁一年后,随着石板消失的白银之王又带着一块石板回来了。借着这块石板的能力,白银之王带回了死去的周防尊和十束多多良。

被问及这么做的原因的时候,白银之王没有多解释,只是说自己需要周防的帮助,而把十束带回来一是为了赎罪、二是因为顺手……

其实并没有人在乎背后的原因,只要人回来了就好,其他的事都不怎么重要。白银氏族和赤之氏族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part、4

伏见一手拖着腮帮子,一手看似随意地划着鼠标,目光懒懒地看着面前的屏幕,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伏见,赤之氏族那边和白银氏族那边都通知到了吗?”宗像打断了他的发呆。

伏见抬头看了一眼宗像礼司,递给他一叠纸,“都已经通知到了。”

宗像礼司接过那几张纸,“这是什么?”

“异能者出现地点的分析报告。”伏见回,“先前觉得这些神出鬼没的异能者的行动轨迹有问题,所以就稍微分析了一下。”

“那,分析之后的结果呢?”

“不是已经给你了吗?”伏见有些不耐烦,拿过了宗像礼司手上的资料摊在了桌子上,“看啊,这些异能者的活动范围都在S4的巡查范围之内啊。而且,这些地点距总部的距离,都在半个小时的脚程左右。”

“除此之外,你看地点旁边标的时间。”伏见指了指几个数字,“都集中在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这四个小时里,而且,这些事件差不多都是在固定的时间点爆发的。”

“的确如此,”宗像礼司赞同了这种说法,“但是这具体又能说明什么呢?”

“唉~”伏见深深叹了一口气,虽然无奈但还是继续解释了起来,“这些异能者做的事都是砸车、抢店这类虽然造成不了太大伤害但是却能造成很大声势的事情。”

“但是,即便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找到的线索也少的可怜。目击者也不能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伏见接着说,“所以,这些生事的异能者们的背后绝对有人在组织这一系列事件,而且这个人对我们的调查过程有一定的了解。他们的目的,大概也是为了向我们挑衅吧。”

“结合这些再看这张图,大致能得出一点东西了。”伏见像是说累了,歇了一会儿之后神情严肃地看向了宗像礼司,“这个幕后黑手的据点应该就在本部附近,他很可能还能洞察我们的一举一动。而且,他的行动时间应该受到了一定的控制。”

“行动时间受控制?”宗像礼司问,“什么样的控制?”

“啧~”伏见皱了一下眉头,“这我怎么知道?也许是这个人只有十点到两点之间有空,也许这个人和绿王一样,一天中能保持清醒的时间很有限。”

“不过,只要仔细排查一下的话,应该就能有所收获了。”伏见靠在了椅背上,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虽然一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还是很有耐心地把所有事情都解释了,工作也有保质保量地完成,拥有这样的下属也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宗像礼司问。

“没,”伏见摇了摇头,“说太多话了,有点累。”

part、5

接到S4的求助之后,吠舞罗的人也开始投入到了调查之中。

吠舞罗的“小混混”属性让他们能渗入到S4触碰不到的地方,二者合作很好地弥补了互相的不足。

但是,这次合作也让吠舞罗和S4的人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

“镰本,有什么发现吗?”八田滑着滑板停到了气喘吁吁的镰本旁边。

“哈~”镰本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很正常。恐怕我们负责的这一边今天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我也什么都没发现。”八田把滑板提了起来,“不过还是再查看一边吧,这件事好像很重要。S4的那些家伙各个都忙得焦头烂额的。”

“真巧!你看,那边有S4的人。”镰本一惊。

八田顺着镰本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了伏见。他身边站着好几个穿蓝衣的人,那几个人好像在和伏见说着什么。

那几人说完,伏见又回了一些话。大概是在发布什么命令,伏见说完之后那几个人就神色严肃地分头离开了。

S4的人离开之后伏见看向了自己的方向,八田一惊,又一次握紧了手中的球棒。

伏见倒是很平静,步伐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语气很平和地问:“有什么发现吗?”

“呃……没,暂时还没发现什么。”八田有些局促不安,结结巴巴地回。

“啧,你们也什么都没发现啊。”

伏见皱着眉头,神情很苦恼,八田连忙说,“我们正打算再去检查一遍,应该很快就有线索了。”

这时候,一辆公交车停在了三人身边,车上下来了几个乘客,几个乘客在站台旁边等了几分钟之后又换乘了另一辆离开了。

这个司空见惯的事情却让伏见看得发呆了,以至于八田叫了他大半天他都没有任何回应。

“猴子!你看什么呢。”八田把手中放在伏见眼前晃了晃。

伏见握住了那只晃来晃去的手,眼神仍旧是那副愣住了的样子。

“你们先回去吧。”伏见放开了八田的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已经两点多了,他们不会再行动了。”

说完,伏见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很显然,他刚刚想到了什么。

补发【伏八】猴子突然不喜欢Misaki了

part、1

八田美咲在大街上瞎溜达的时候迎面遇到了伏见猿比古,他下意识地掏出伸缩棍打算和伏见猿比古大干一场。

然而伏见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递过来一个文件夹,用极其平和的语气对他说:“八田,请你把这份资料带给周防吧。我手上有其他的事,时间有点赶。”

八田?请?伏见猿比古会对自己说这种话?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伏见猿比古?那个从来只会叫自己“美咲”的猿比古?

“愣着干什么?我赶时间!”伏见又把手往前伸了伸,脸上露出了很普通的、不耐烦的表情。

因为这种感觉太诡异了,所以八田迟迟没有伸手,“喂,你没事吧?”

伏见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十分不悦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啧,算了。我还是自己送去吧。”

“喂!等等!”八田滑着滑板追了上去,绕到伏见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又怎么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八田这一下太突然了,两人险些装在一起。不过得亏伏见反应够快,及时地刹住了脚步。

伏见往后退了一步,回:“最近街上出现了不少故意生事的人,S4也有点应对不暇。所以室长他希望和吠舞罗合作,找出幕后黑手。”

这样的回答是八田始料未及的,伏见猿比古怎么可能会和自己说这种正经的话?

“我待会儿还要去岛上找白银组的人,所以时间有点赶,你别挡路!”伏见绕过了八田,径直往吠舞罗的据点走去。

“喂!”八田叫住了他,心里觉得莫名的憋屈,“把那东西给我吧,我带回去就行了。”

伏见也没跟他磨叽,当即就把东西递给了他,“那再好不过了。给,有劳了。”

part、2

“尊先生,这个是猴……伏见猿比古要我交给你的。”

回到HOMRA,八田美咲依然沉浸在先前的震惊中,以至于他的表情都十分呆滞。

“怎么了?八田?没精打采的。”草薙从吧台里侧探过身子,仔细地打量起八天的脸。

其他人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来,被众人齐刷刷地盯着,八田很不自在。

“没、没什么啦。”八田连忙摆手否认。

“诶?难道是因为伏见吗?”十束多多良也凑了过来,“八田刚刚的确是提到了伏见了,对吧?”

“嗯嗯!”其余人连连点头。

“难道又打架了?受伤了?”十束多多良拉过八田,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 “没有啊?”

“十束先生,我没事。”八田挣开了十束的手,“我根本没和他打架。”

所有人都很惊讶,伏见猿比古竟然没有和八田美咲打起来!实在是太诡异了。

“诶?真的假的?你们两个和好了?”十束多多良一把握住了八田美咲的肩膀,眼神热切地看着八田:“你和伏见之间怎么和好的?”

十束多多良爆棚的好奇心敦促着八田思考了起来,“也许是先前对付绿王的时候两人关系缓和了吧,大概吧,我觉得是这样的。”

十束多多良翘了翘嘴角,“又是我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呢,觉得自己错过了太多事情了。”

十束脸上一滑而过的遗憾神色让八田有些焦急,“十束先生已经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十束先生、尊先生、我们大家都在一起,这样不是已经很好了吗?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啊。”

八田手忙脚乱地安慰着本就不怎么难过的十束,这种行为可爱得让人想笑。

“嘛,说的也是啊。”十束揉了揉八田的脑袋,“过去的事都不怎么重要了呢。八田和伏见的关系也是,虽然闹过矛盾,但是现在和好了就已经足够了。”

八田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头,“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现在的猴子有点奇怪。”

草薙伸手敲了一下八田的脑袋,“喂!既然好不容易和好了就不要说这种话了!”

文都没写完。

我这段时间写太多,兴趣退了不少,强行写下去绝对会毁,所以不写了。

说不定以后会写,但那时候文风肯定不一样,情节肯定也会忘记很多。

所以不要对新的内容抱有太大的期待,啃我旧文或者取关都可以。

【点梗8:宋薛&晓薛(双性/生子/虐)】一路向死(二十三)

【最后一次更文】

埋针止血的方法只能减缓薛洋的死亡速度,不仅不能减缓病情,反而让他腹痛难忍。薛洋撑了几日便撑不住了,拽着宋岚让他杀了自己。

“宋岚,你不是恨我吗?现在就杀了我吧。”

薛洋面色青白、全身发抖,他枯瘦如柴的手松松地拽着宋岚,眼神中带着哀求。

这些日子,宋岚只是默默地照顾薛洋而已,没有说太多话、表露太多心意。见薛洋这样哀求,他压抑已久的内心猛地刺痛起来。

他没能控制得住自己,竟躺到薛洋身边,抱住了薛洋。

出乎宋岚意外的是,这一举动刺激到了薛洋。薛洋发疯似的把宋岚往外推,但因为只有一只手,久病的身体又没有力气,他的抵抗在宋岚看来根本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不要碰我!”薛洋一面踢腿,一面拼尽全身力气喊叫,“不要碰我!”

宋岚连忙放开了他,惊慌之中还险些跌倒。他悬着一颗心,看着歇斯底里的薛洋,不知该如何是好。

薛洋满脸冷汗,手攥住了凌乱的衣襟,两条腿紧紧地并拢着。

“你不要碰我,”薛洋抬头看向床边站着的宋岚,“我不想……我不想做那样的事,我再也不想做那样的事了。”

见薛洋这般姿态,宋岚心里明白了大半,薛洋这是害怕自己会侵犯他吗?

宋岚回想起薛洋和晓星尘一起醉酒的那个晚上,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薛洋那天的哭喊声。

薛洋无恶不作,但他从未对情事表现出太过强烈的兴趣。也许,他对这样的事不仅没有兴趣,甚至还深深厌恶。而且,对他来说,和晓星尘之间发生的那次绝对足够成为阴影。

宋岚皱着眉,强忍悲伤,替薛洋盖好了被子。

“我只是想抱抱你,没想做其他的事。你不要害怕。”宋岚替薛洋掖好了被角,解释一句便转身打算离开。

“你把我留在这里,是想要看我受折磨吗?”

薛洋语气中还带着哭腔,声音沙哑微弱,整个人都憔悴不堪。

宋岚停了脚步,回身看向了薛洋。

见他停步,薛洋又道:“杀了我,你既可以报仇,又可以解除我对你的控制。何必要和我纠缠不清呢?”

这话把宋岚的心撕扯得很痛,他很想告诉薛洋,自己想护薛洋周全。但薛洋喜欢的人却不是他,他并没有那个资格和立场去守护薛洋。

薛洋眼眶血红,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掉。能让他变成这副模样,身上怕是已经疼到了极限。

“杀了我吧。”薛洋又哀求了一遍。

这话让宋岚的心痛得几乎麻木,他长长地吸了口气,稍稍平复心中悲痛。

“还有办法的,”宋岚道,“我去找那个大夫,我们试试那大夫说的办法。”

————————

大夫给了宋岚一瓶麻药,对宋岚道:“我得保持清醒,所以得由你去让他睡着。”

“记住,”大夫继续嘱咐道,“让药水浸透棉布,捂住他的口鼻,让他睡着了就放手。明白了吗?”

宋岚点了点头,拿着麻药就进了屋子。

薛洋还是那样,气息微弱,面上弥漫着死气。

“薛洋?”宋岚轻轻叫了他一句。

薛洋颇为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向宋岚,开口道:“你要对我开膛破肚了吗?”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抵触我?”宋岚回道,“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希望你好好地活下去罢了。我想留住你。”

听完这话,薛洋愣住了。宋岚的这番话实在是太过露骨,傻子都明白这话的背后意义。但薛洋没有点破,反正,点破只会让两个人的面子都挂不住。

见薛洋没有反应,宋岚便也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宋岚苦笑了一声,然后拔掉瓶塞,把麻药倒在了棉帕上,问薛洋:“你现在有没有想说的话,或者想做的事?”

薛洋也明白,自己很可能挺不过这个坎,有些事这时候不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看向了宋岚,犹豫片刻,说道:“我……我想见晓星尘……”

宋岚一惊,猛地睁大了眼。他看着薛洋,原本沉痛的内心又生出了几分愤怒。

宋岚忘了,薛洋心中没有宋子琛,只有一个晓星尘。他本希望薛洋能说些和自己有关的事,但薛洋开了口之后,他才明白自己有多自作多情。

见宋岚愣住不动,薛洋又小心翼翼地说了一遍自己的请求:“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现在只想见晓星尘。”

说完,薛洋又添了一句:“我活不了多久了,你让我见见他。”

宋岚的脸色变得十分冰冷,他看着薛洋,道:“都躲了那么久了,为什么现在非见不可?你会活下去的。”说着,宋岚强硬地把棉帕捂在了薛洋的脸上。

薛洋没有反抗的力气,眼中涌出两行泪,无力地挣扎了几下之后就不再动弹了。

想弃坑……

╮(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