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这个洋粉

上一个号:233个喵星人

别关注我,尤其是墨香粉、忘羡粉、魏无羡粉。别跟我说墨香有多好,忘羡有多好,魏无羡有多好。这类话看得够多了,并且不想再看到了,很烦!

学会了随手拉黑的习惯,拉黑不是对被拉黑者有什么意见,纯粹是觉得观念不同的人不该走得太近。

所以,上面三类粉丝别关注我了,这对彼此都好。


有人的地方就有混乱,你要冷静。——自勉

只喜欢薛洋。其次金光瑶和江澄。他们三人都很强,不需要向任何人妥协,不需要依附任何人!!

写虐文的超级坑比,所有文全部拉郎,主写晓薛,副写澄瑶。普普通通的洋粉,称不上老师、大大、太太。

请大家厨角色和Cp,别厨我。

渣写手,随手写文,实力不足,不值得追捧和推荐。希望各位看官保有理智,有清醒的自我判断力。

对魔道其他人事物都不感兴趣。

注意:本人同人作品中的角色行为不代表原作角色好坏,不要因为我的同人去诋毁角色

注意: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不要在我的评论里诋毁任何角色!!


对待恶毒傻逼之外的人,我的脾气非常好。

我不想填《薛洋会死吗》之外的所有坑,不要催了,拜托了。


【晓星尘视角】薛洋会死吗?(14)

01

子琛放心不下我,一直留在这处简陋屋子里照顾我。我不能一直连累他,于是便将他劝走了。

于是,这屋里便也只剩我一人了。

独自生活的日子,我不敢闭眼,因为每次闭上眼睛总是能梦见薛洋,梦见他冲我哭,梦见他喊疼,梦见他说他想我……

我无法独自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了,于是便收拾了细软离开了此地。我要去找薛洋,我要陪在他身边。

他不愿经历死别,我又何尝不是?可生死有命,不愿经历的事终究还是要面对,不是吗?

我想好了,不管薛洋能不能痊愈,我都要陪他走过这段时光。他的那个约定实在是太过虚无缥缈了,我不能守着那个约定过下半辈子。

薛洋是死是活,薛洋能死能活,我必须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我不能自欺欺人,我不能拿“薛洋出远门”了来麻痹自己。

02

金光瑶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送他走的是魏无羡和蓝忘机。

为了问出薛洋的去向,我去了蓝家。恰巧赶上了即将离开的忘羡二人,知晓我的来意之后他们很果断地告诉了我真相。

末了,蓝忘机还嘱托我,让我千万不要把金光瑶和薛洋的下落告诉他的兄长。

我出身低微,在山中长大,对这些世家之间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但即便这样,我也知道蓝家主和金光瑶曾是结义的兄弟。

我不明白蓝忘机的用意,明明金光瑶和蓝家主交好,他为何要对蓝家主隐瞒此事呢?

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知道,金光瑶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早已背叛了结义兄弟的情意,他与蓝家主的交情已经破裂了。

我明白了蓝忘机的用意,他或许是怕过往种种扰乱蓝家主心绪,担心蓝家主放下族中事务。

但蓝家主其实还是矜持的,至少比我矜持。他知道我来此的目的之后并未追问我金光瑶的下落,只给了我一封信,托我转交给金光瑶。

我不打算违背蓝忘机的期望。可这只是一封信而已,影响应该并不大,于是我便答应了蓝家主的请求。

03

薛洋治病的地方和薛洋说过之后想要居住的地方很像,是个偏僻又温暖小城。

我不知道薛洋究竟身在何处,便找了一处简陋客栈住了下来。

之后我询问店家是否听说过金光瑶和薛洋的名字,店家却说没听过。询问其他人,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

整座城,竟没一人知道薛洋是何人。

我十分气馁,担心金光瑶骗了蓝忘机他们。可后来我就明白过来了,薛洋和金光瑶的身份比较特殊,二人以真名生活必然会有诸多不便。

于是,我便换了种打听的说法,我问店家这附近可有人家有重病的病人。

那店家说有,还向我列出了好多上了年纪的重病老人家的名字。

我很无奈,只好向他描述一番薛洋的长相。

可他随后的反应却让我惊讶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敢动那家人的心思?那家人可了不得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的,你这道士还是离那家远些吧。”

————————

让金光瑶走上孤独的人生巅峰(任务进度50%)

这是我万年不变的坚持

我决定不虐薛洋了,填完《薛洋会死吗》之后我就去画画了。


【宋岚视角】薛洋会死吗?(13)

01

我见过薛洋发疯。

薛洋那个徒弟发起疯来和薛洋一样。

02

我从阵法中恢复意识的时候,耳边响着一个人近乎癫狂的哭嚎声,那是薛洋那个小徒弟发出的。他趴在地上,双手不断地扒着地面,好像要从地上捡起什么。

我刚醒,眼睛看的不是很清楚,身体也有些虚软,废了好大力气才走到他旁边。

之后我才看清那小孩儿的疯癫模样,他眼眶像是被打开了泄水的闸,血水不断从脸上溢出。

03

他在捡地上的碎瓷片,可他的眼睛给了星尘,目不能视的他被碎瓷片割的满手都是伤。

我并不想去关心他,我更关心的是星尘和薛洋。

他们就坐在这小孩旁边,也没坐在椅子上,二人都是坐在地上的。我还未恢复,又花了不少时间才看清他们两人。

薛洋被星尘搂在怀里,正在不停吐血。他的脸白得跟星尘的那一身白衣一样,让人看了惊心。

星尘就跟丢了魂一样,呆呆地搂着薛洋的身子,嘴里不停地念叨什么。仔细听来才发现他再说“你不会有事”。

04

我先前一直在昏迷,所以直到后来魏无羡过来扶我,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得知事情经过,我不由得担心起了星尘。

星尘自己说过,他对薛洋的感情已经变了,他不再怨恨薛洋。一开始我是怀疑这话的真实性的,可这些日子以来,星尘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薛洋身上,还时常在偷看薛洋的时候露出担忧、欣喜、爱慕的神色……

我很难想象薛洋出事会给星尘带来怎样的打击。

魏无羡让我先以自己的身体为重,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把我带到了里屋去休息。

我躺在里屋的床上,虽然身心疲惫,却很难入眠。我一直在听外屋的动静,生怕听到什么不想听的。

可我实在太累,最终还是睡着了。

05

我再醒来的时候,薛洋已经不在了。他并没有死,只是生死未卜而已。

听魏无羡说:

薛洋吐血之后就陷入了昏迷,呼吸和心跳也逐渐衰弱。之后,消失了几天的金光瑶来了,他带走了薛洋。说是要趁着还来得及,带薛洋去求医。

我问他星尘怎么样了,有没有跟薛洋一起走。

魏无羡说没有,然后就带我去见了星尘。

星尘背对着我们,独自坐在门外的石凳上,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那落寞的背影。

我想上前去安慰他,可上前之后又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只能坐在他身边陪他一起沉默。

06

我坐下后不久,星尘竟开口了,当然,说的都是和薛洋有关的。

他告诉了我薛洋此时的行踪:“金光瑶说已经找到了能医治薛洋的大夫,所以带着薛洋求医去了。”

告诉我薛洋临走前的情况:“我最后见到薛洋的时候,他旧伤余毒一齐发作,人都要不行了。”

还告诉我他和薛洋的约定:“薛洋说他不愿再经历一次死别,所以他不想我跟他一起去求医。这样,即便那大夫最后没能治好他,我也可以当他只是出了一趟远门。薛洋说,最多两年,两年过后一定会回来找我。他让我在这两年里守身如玉,不要去喜欢别人……”

07

星尘在院子里坐了一天一夜,直到我搬出薛洋的名字来威胁他,他才愿意回屋休息。

星尘遭受了不小的打击,身体也被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累得不轻,人往床上一躺就病倒了。

我们又是请大夫,又是抓药、煎药,照顾了好些天才让他稍有好转。

我真是没想到,照顾一个身体健康、心理受挫的星尘,竟比照顾一个半截身入土的薛洋来得更加费劲。我愣是在这小破屋里住了一整个冬天,才勉强在开春的时候让星尘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以为照这样下去我至少得待过夏天才能离开,可星尘却没有要我留下。他说他会好好的,会好好照顾自己,平平安安地等着和薛洋团聚。

我其实是不放心的,可他的话说得十分认真,而我又的确早该回观里了,所以我便没有坚持。

在我离开之前,我要他向我保证,不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要说到做到,平平安安地等薛洋回来。

他答应了我,可他也食言了……

08

我是开春的时候离开薛洋居所的,等我端午时再去的时候,星尘已经不在了。

星尘他留了几封信,厚厚的那些是给薛洋的,薄薄的那一封是给我的。

当然,我只看了他留给我的信。简洁!看着不累!

星尘说他不能干等着,他要去找薛洋,不管薛洋的病有多难治,不管陪薛洋治病有多艰辛,他都想在这过程中陪在薛洋身边。

我看完之后心里并不是很惊讶,甚至还有些佩服他,居然能忍那么久才动身去找人。

09

离开的时候,我简单打扫了一番屋子,把星尘给薛洋留的信好好地压在了桌上的托盘底下。等着两年后的某个人回来看那些信。

我想,这里大概很久都不会有人来了。

我写的东西热度也太虚高了吧……

怀疑红心和蓝手是乐乎送的。

跟风一波,想知道一下渣渣写手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的。

别上来就跟我说“您”“爱您”“爱你”之类,我害怕

【晓星尘视角】薛洋会死吗?(12)

为了奖励某个认真看医生的人,月更退圈者打算突如其来地更新一下。

01

突然的变故让我们都乱了阵脚。

那个小白眼狼夺走了薛洋的药,因为用力过猛还把薛洋带倒在了地上。

我匆忙收势,想要过去护住薛洋,失去我扶助的子琛却被阵法冲击得吐了一口血。

我不得不留下,护住子琛心脉。

这一刻,我既挣扎又无奈。我知道,不管此时我做出哪一种抉择,日后我都会后悔。

我看了一样蓝忘机那边,蓝忘机和我一样,被阵法所限制,无法去帮薛洋。魏无羡是被人献舍复生的,为他献舍的人修为不高,贸然去和那个小白眼对峙只怕会有危险。

我必须找一个能暂时抽身的办法,此时此刻,我能求助的只有薛洋。

我冲他大喊,问他我该怎么办。可他却让我别动!

“你们在阵法里的位置都是死的,不到结束不能离开。”

薛洋的语气好像比我还着急,他就这么担心我会出事吗?

我心痛得不行,只能哀求似的哄着他:“薛洋,推迟几天完成也没关系的,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停下好不好?”

薛洋没有回答,可是却冲我笑了,那笑直叫我心惊肉跳。

“道长……”

他叫了我一声,声音带着哭腔,很委屈,让人想过去抱抱他。

“我在这里,你快告诉我怎么把这个停下。听话好不好?”我继续祈求他,想让他说出停止这阵法的办法。

02

我从未如此希望薛洋能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他答应我救子琛的时候那么爽快,可轮到他答应我去救他自己的时候却开始磨蹭了,他根本不听我的话!

他说没有停下来的办法,停下来就功亏一篑了。

我对他说:“没关系,大不了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重新来过。”

他却回我不行,因为他的身体撑不住再来一次了。

这话让我全身冰冷……

03

“薛洋!不准再骗我!听到没有!”

我冲他发脾气,歇斯底里地大喊,甚至气到了灵力翻涌、口中泛腥的地步。

可薛洋还是不为我所动,嘴边还是带着那种让我心惊肉跳地笑。

他对我说:“道长,我这辈子的确活得恶心,活着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意义。我本该在金光瑶当上金家家主的那一天就死去的,可命运偏偏让我遇到了你。”

“我这条命从那一天开始就被你握在手心里了。你死的时候我本可以追着你一起去了,可我偏偏折腾到了今天,好在我也算没白折腾。”

“能活到现在,我已经很够本了,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我死了之后你就忘了我。欠你的那些,能还的我都还了,还没还的我还不起,所以只能赖掉……”

04

薛洋的话像遗言一样,我不想听!

他不听我说话,不理会我的请求,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在阵法之内拼命地喊叫。

我都快要把心肺给喊裂了,喉头的腥味一下比一下重,可薛洋却还是无动于衷。

他不是心疼我吗?不是不顾一切也要救我吗?为什么在我如此痛苦的时候他还无动于衷?

05

就在我心痛至极的时候,那个白眼狼对薛洋说话了:“师父你别这样啊,我现在已经不想让你死了。”

尽管我讨厌他,可他此时说的话却让我心中大喜。

我连忙冲他喊:“放过薛洋,之后,我可以任你处置!”

可他却并不买我的账,他笑嘻嘻地对我说:“我们师徒的事跟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说完,他又去欺辱薛洋了。他把药瓶子举到薛洋吃力伸手才能勉强够到的地方,然后对薛洋说:“师父,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吧,我们还像先前那样一起生活,和和睦睦的,好不好?我后悔去投靠其他人了,我想回到过去。你答应我,我就把药给你,好不好?”

06

我希望薛洋答应他,又不希望薛洋答应他,可这时候我只能狠下心来……

我对薛洋说:“没有关系的,先把药吃了,我很快就可以到你身边去了。你听我的话。”

薛洋看着我,冲我凄然一笑。这一笑让我心头一紧,登时,一股强烈的不安就向我侵袭了过来。

“薛洋,你想干什么!”

我说话时嘴唇都是发抖的,我怕薛洋做出不可挽回的举动。

“薛洋,没关系的。不管他把你带到哪里去,我都会找到你的,先把药吃了,好不好?你乖啊,听我的话。”

我觉得,既然薛洋这样珍视我,那么我的话对他来说肯定有一定的分量。我已经如此低声下气地恳求他了,他也一定会听我的话。

我看他艰难地坐起了身,然后,撞向了那个白眼狼的手臂。

药瓶被撞翻在地,碎渣子崩得到处都是,随之一起崩落的,还有药瓶里装的药水……

————————

下一章换宋岚视角。

【晓星尘视角】薛洋会死吗?(11)

01

和薛洋回到住处的时候魏无羡他们都焦急地等在门口,见我们回去,他便快步走到了我们前,质问薛洋去哪儿了。

他语气不太好,整个人急冲冲的,堵在薛洋面前好似下一刻就会跟薛洋动手一样。我连忙阻止了他,把薛洋拽到了自己身后。

我替薛洋解释道:“昨晚薛洋突然发了高烧,我带他去看大夫了,当时太晚,没跟你们说。”

有我替薛洋说话,魏无羡便没有继续为难薛洋,愤愤地退到了一边。薛洋也没有生气的意思,脸上甚至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他对我道:“道长~你看看,这可都怪你,带我去看什么大夫啊,瞧把我们老祖给急得。”

薛洋阴阳怪气地讥讽了魏无羡一句,他和魏无羡针锋相对斗了许久了,每次他们碰到一起,我都会觉得分外为难。好在二人没有真的要撕破脸的打算,口头上互相嘲讽几句便也就过去了。

“师侄,你别这样。昨日确实是我坚持要带他去看大夫的。你也知道,死人复生之术消耗颇大,若是他先撑不住了,那就功亏一篑了。”

我说这话的本意是想稳住魏无羡的情绪,好让他不再为难薛洋。可薛洋不信我会和他站在一边,他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就一头冲进了先前那个屋子里,而且还锁上了门。

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知道薛洋没能领会我的真正意思,心里急得不行。

我趴在门边,听屋里的动静,想知道薛洋究竟在干什么。可屋里静悄悄的,只能隐约听到一些碾药和烧火的声音。

02

薛洋又忙活了很久,直到第二日中午才把门打开。

我守在屋外,见他出来就立刻去扶住了他,他脸色很不好,脚下也有些虚软,好似随时都会晕倒一般。

我把他扶到一边坐下,问他道:“你还好吗?昨日拿的药我煎好了,我去取来给你?”

他轻轻挥开了我扶着他的手,对我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去烧两桶热水,顺便把我先前煮的药汁兑进去,然后把那两个人浸没在药水里。”

我心里一惊,“你准备让温公子和子琛回来了?”

薛洋现在这副样子应该休息才是,强行施术必然不会有好结果。我十分确信这一点。

可就当我准备劝他的时候,屋外却突然进来了一群人,魏无羡和蓝忘机冲在最前头,“你终于准备好了?”

面对质问,我想挡在薛洋面前,可薛洋却先开了口:“是啊,我准备好了啊。”

03

我最终还是没能阻止薛洋做这件事,魏无羡他们很快就准备好了药汤,并让子琛和温宁浸到了药水里。

薛洋没什么表情,只是把金光瑶拉到一边说了一些悄悄话。金光瑶听他说话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想必是薛洋说了些不好的话。

我随后便立即去找金光瑶,问薛洋对他说了些什么,金光瑶笑而不语什么都没告诉我。

“金先生,算我求您了,告诉我吧,他刚刚对你说了什么。”

金光瑶还是不说我想听的,只是对我道:“晓道长放心,薛洋一定会替宋道长他们做好一切的。”

04

薛洋说这个术式很凶险,他现在没办法独自完成,需要有在一旁替转生之人护法。

理所当然,我替子琛护法,蓝忘机替温宁护法。魏无羡因为是被人献舍转生,修为不济,所以只能守在一旁看着我们。

因为薛洋跟金光瑶说完话之后金光瑶就匆匆离开了,所以薛洋那边就只有他一个人。我不是很放心,可他却不在意。十分从容地就启动了阵法。

阵法中的三个人,子琛、温宁,和薛洋,都不好受,我废了不少力气才稳住了子琛,抬头看向蓝忘机,同样是满头冷汗。魏无羡在蓝忘机身边照顾着,注意力全都放在蓝忘机身上,所以此时根本没人知道薛洋怎么样了。

过了许久,久到我都开始神智模糊了,一个人突然走到了我的身边,擦掉了我头上的汗,那人是薛洋!

他安慰我:“快好了,再坚持个把时辰,等宋岚睁眼你就可以停下了。”

我合了合眼,待视线清晰之后看向了他,他的脸上很干净,但鬓角和额前的碎发都黏在脸上,想必他先前也和我一样,流了满身满脸的汗。

他脸色很不好,替我擦汗时手都在发抖。

我对他道:“你去休息会儿吧,等子琛醒来我就去照顾你。”

他点了点头,慢慢挪到了一边的椅子前面。可还不等他坐下,他就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薛洋!”我大喊了一声,子琛却也跟着闷哼了一声。

“我没事!”薛洋撑起了身体,“我就是有点眼花,吃些药就好了。你不要走神,不然你和宋岚都会受伤!”

薛洋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挪到一个柜子前面,一面咳嗽,一面开始翻找了起来。

等了许久,才看到他找出了一个青瓷的小瓶子,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他准备把药吃进嘴里的时候,屋外突然冲进来了一个人。那人快得像一道风,伸手就夺走了他的药。

“师父,好久不见啊!”

在晓薛圈待了不短的时间,没怎么混圈,也没认识什么人,没有基友,也没什么仇人(大概吧)。

主动、被动地参与了不少事之后,就越发觉得这个圈子无聊、傻×又危险了。

更重要的是,我对这个圈子的热情退却了不少,自己开始变忙,而且还拾起了很多其他的兴趣爱好,所以以后晓薛文就越写越少了,可能会是月更或者年更,再或者根本不更。

我也有自己的生活,现实生活中的我远不如网上的我讨喜、洒脱,我说“自己不值得你们喜欢”不是客气话,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撇去这个号,我在现实中谁都不是,平庸又无趣,不善良也不出色。

江湖路远,就此别过,各位留步。

http://hahahahaha894.lofter.com/post/1f122320_ef90fac3

【点梗2:失智洋续】:如果薛洋失去了唯一拥有的东西——智商07

01

晓星尘突如其来的情绪宣泄让薛洋无所适从,他僵硬地缩在晓星尘怀里,任凭晓星尘那么死死地勒住自己。

“你这人,怎么这样坏?”

晓星尘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薛洋的颈窝,他的眼泪顺着薛洋细瘦的脖子流进了领子里,将薛洋的衣服浸湿了一大片。

薛洋本就被吓得不轻,听到晓星尘说这样的话,他心里便更加慌乱起来。

“晓星尘,对不起,你不要哭,我会改好的。”

薛洋摸索着去擦晓星尘脸,却被晓星尘一把抓住了手,晓星尘把他的手咬在了嘴里。薛洋打了个哆嗦,想往回缩却又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

他以为会很疼,但是晓星尘却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含住了。

“晓星尘?”

晓星尘的举动像是在给自己的所有物做标记,像是在宣告自己对薛洋的主权,但这时候的薛洋哪懂这些。

他的手被晓星尘咬着,心里怕得不行,颤声颤气地求饶:“晓星尘,你咬我的话我会很痛。”

听到这话的晓星尘不仅没有松口,反而真在薛洋的手上咬出了一个牙印。

“晓星尘……”

薛洋眉头一皱,眼上白布逐渐泛出两点血红。

“疼……”

晓星尘终于松了嘴,将薛洋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唇上,“对不起,对不起。”

晓星尘不断地安慰着薛洋,看着薛洋困惑惶恐的样子,他心中的疼痛越发剧烈。

“对不起,对不起。”晓星尘不断地道着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02

薛洋恢复得很好,一段时间之后便能下床了。

刚开始的时候薛洋好奇心太重,独自摸索着能摸出去好远,还总是会迷路。晓星尘稍微走走神,回过头的时候薛洋就已经把自己搞丢了。

不过也没出过什么大问题,薛洋胆子小,总归还是不敢走出去太远。每次看不到他的时候,晓星尘只要在房子周围转几圈就肯定能在某个角落找到乱了方向的薛洋。

听魏无羡说,薛洋装瞎子很有一套,蒙着眼睛也能从容不迫。可现在看来,魏无羡这是骗人了。

晓星尘又一次将迷路的薛洋带回了屋里,并用湿手巾替薛洋擦拭沾了灰的手。

看着因为迷路而惊慌的薛洋,晓星尘忍不住嗔怪起来:“你总是一个人往外跑,若是有坏人把你带走了怎么办?”

薛洋皱着眉,摇了摇头,“我会小心的。”

看着这样的薛洋,晓星尘也不忍心再责怪他,放下手中的手巾之后晓星尘将薛洋抱到了床上,替他盖好了被子,“跑了这么久,好好歇一会儿,我去给你熬药。”

说着,晓星尘便要往外走。可不等他迈出脚步,薛洋就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晓星尘……”薛洋叫了他一声。

晓星尘回过头,“嗯?什么事?”

薛洋却只是皱着眉,薄唇抿得紧紧的,好像没有开口的意思。

晓星尘心中一慌,连忙坐到床边,“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了?”

薛洋很是委屈地点了点头,然后攥紧了胸口的衣服,“我这里,难受得要死掉了。”

03

晓星尘不知道薛洋说的难受是哪一种难受,只能再去向魏无羡求助。

魏无羡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问题,只能对晓星尘摇头:“身体是没问题的,若这样还是心口难受,就只能是……”

说着,魏无羡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把事情告诉他吧,这样对你们都好。”

晓星尘陷入了沉默,他明白魏无羡的意思。薛洋现在心口难受,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那个不能再见的“道长”,只要让他明白自己就是那个道长,那么一切就都会好起来。

可是,现在的薛洋真的能明白吗?

04

薛洋每天都会拽着晓星尘,委屈巴巴地说自己的心口很难受。此时的薛洋心思单纯,必然不会撒谎。

晓星尘知道他确实不舒服,觉得心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只能拿糖来骗他。

每次薛洋说心口疼的时候,晓星尘便会喂他吃一颗糖,告诉他那是治心口疼的药。

薛洋尝得出糖的味道,但晓星尘说那是药他便也信了。因为心理作用,喂糖起了点效果,薛洋心口疼的毛病好了一些。

“晓星尘,这个药为什么是甜的?”薛洋含着糖,问守在床边的晓星尘。

晓星尘回道:“因为里面有一味特别神奇的灵药,那灵药是甜的,做出来的药丸自然也是甜的。”

薛洋嘴角一坠,又要哭,“那样的话,那个灵药是不是很难采到?你又去做危险的事了吗?”

“没有没有,”晓星尘连忙解释,“虽然那味药有神奇功效,但只是寻常的药,药铺子里是可以买到的。”

薛洋破涕为笑,“那就好。你不要做危险的事就好。”

————————————

先前写的。

不和谐的东西没删,调成自己可见了。